首页心得体会个人反思→ 正文
不当记者了,我们该干点啥呢?

 

 “无休止的拉广告,无休止的跑发行,无休止的写软文,就是不能好好写一篇新闻。媒体之大,容不下一张纯净的书桌。心已灰,意已冷,我走了!”

昨天,一位我十分熟悉的,从事过十多年新闻工作的优秀媒体同行,在他的微信里写下这样一句话,挥一挥衣袖,作别报社的油墨,不带走一片报纸,走了,一身轻松,毫无眷恋。

今天,我的朋友圈又被一条《腾讯网总编:报纸将死,多数媒体人将在20172018年下岗》刷屏,这让不少本已心塞的媒体人心里再添一把堵。其实,作为媒体中人,不用别人说,我们心里也清楚得很,即使报纸不死,也活得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尊严全无。

报纸要死,记者还没死,记者没死,就得吃饭,要有饭吃,就得挣钱。于是,这两年,记者转型一时间就成为一个热门话题。至于当初说好的新闻理想呢,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五年前,假如有人对一个记者说:“你好有新闻理想啊!”这个记者会立刻眉开眼笑,职业自豪感立马飙升38个百分点。现在呢,你如果再对一个记者说:“你好有新闻理想呀!”这个记者顿时羞愤难当:“你才有新闻理想呢!你全家都有新闻理想!”

嗯,嗯,这年头,“新闻理想”一词,也被糟蹋得和“校长”一词一样,成为一句戳骂人的话。

在中国当记者,跟在国外当记者不同。国外的记者,是越老越吃香,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国外有许多白发苍苍的奶奶大爷级的骨灰级记者,还活跃在采访第一线。一个媒体里如果有几个奶奶大爷级的记者,那可真得当活菩萨供起来,宝贝啊!

但是在国内,如果一个记者混到三四十岁的年纪,还没混成个二大王三大王什么的,还是一个天天巡山的小钻风,那就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于是,很多混到三四十岁的小钻风,就会开始考虑转型。更何况,这几年纸媒形势江河日下,转型更是摆在许多小钻风面前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但是,对于绝大多数记者来说,要想转型,又何其容易!绝大多数记者,毕竟并不像张泉灵、郎永淳那样有着如日中天的知名度,不能像他们一样转得潇潇洒洒,华华丽丽。

不当记者了,干点啥好呢?这几年,在我所熟悉的媒体朋友中,转型者不下十几人。他们转型的路子,不外乎这么几种——

记者的特长,在于能写几下子,虽然我一直认为靠写东西混饭吃,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但关键时刻,写东西还是能混口残羹剩饭填填肚子的,运气好的话,还能混口肉吃。前些年搞新闻吃香,国内各大高校大跃进办新闻专业,连农业大学都不甘落后的时候,新闻师资紧缺,一个朋友适时跳槽进了高校当老师,现在混成了副教授,不吹风不淋雨不晒烈日的,舒舒服服。

随着媒体环境的改变,近年来,一些企事业单位也越来越重视新闻宣传,尤其对有新闻从业经历的人情有独钟。我有两个朋友,就在前几年考进了一个县区的新闻中心,有一个现在还混了个小头目,有一次我去采访,他还请我在食堂吃了个工作餐。还有两个朋友,进了两家大型房产企业当副总,专事媒体公关宣传。虽然这两年房地产的日子也和纸媒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更多相关文章>>
【上一文章  说话的七个要领技巧
【下一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