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论文频道经济论文国际经济论文→ 正文

美国反托拉斯法对知识产权滥用的规制

    美国于1890年制定的《谢尔曼法》是世界上第一部现代反垄断法。因此,该法被认为是是现代各国反垄断法的鼻祖和样板。除《谢尔曼法》之外,美国的反托拉斯法还主要包括1914年的《联邦贸易委员会法》、《克莱顿法》以及1936年的《罗宾逊一帕特曼法》等。[1]

    美国在协调知识产权法与反托拉斯法的关系以及依据《谢尔曼法》对知识产权不正当行使行为进行反托拉斯规制方面,无论是国会立法、司法判例还是执法实践,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最高法院在1917电影案中首次承认“专利权滥用”原则。[2]司法实践中,美国专利法经过历次修改,逐渐缩小了专利权滥用的范围,如1952年国会制定新的专利法时在第271条增加了d款,列举了三种不属于滥用专利权的行为。而到1988年再次修订专利法时,在此款又增加了两种不属于滥用专利权的行为。[3]

    在著作权方面,1948年在M.Witmark& S onsV s.Je nsen案中,法院首次承认了“著作权滥用”的原则。依据反托拉斯法与衡平法的规定,法院要求著作权人行使权利时,不可以破坏市场中的竞争结构,以平衡法律赋予著作权人的“垄断”权利和市场中公平竞争的良性存在。此后近四十年中,有关该原则适用范围,即其适用上是否独立于反托拉斯法,则一直存在争议。1990年美国联邦第四巡回上诉法院在Lasercomb America,inc.V s.Re ynolds案中,在继续承认该原则的同时判定该原则适用时与反托拉斯法无关。[4]犯著作权人在授权合同中所为的不当限制,即使不构成反托拉斯法所禁止的行为,也可能构成著作权滥用。

    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在法院判例和国会立法的基础上,也曾提出了一些原则或者发布了相关指南。[5]其中,1995年4月6日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联合发布的《知识产权许可的反托拉斯指南》[34](以下简称《指南》)最值得关注,因为它“集中反映美国反托拉斯法在这一领域的丰富经验和最新发展动向”(王先林语)。虽然该《指南》只是执法部门的咨询性政策说明文件,既不能约束当事人提起自诉,也不能约束法官审判,但因其对这一领域执法部门和判例所积累的丰富经验进行了系统总结,简明地阐释了两机关对知识产权许可合同方面反托拉斯法违法行为的追究原则,使过去有关认识上的分歧和实践中的不同做法渐趋统一,它为知识产权人及相关公众判断许可合同行为是否会触犯反托拉斯法提供了参考,更对行政执法和司法审判实践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2001年微软垄断案中,联邦地区法院杰克逊法官对该案的判决即是运用了该《指南》的分析方法。因此,有必要对该指南详加研究。

    该《指 南》共六个部分。第一部分首先分析了知识产权法和反托拉斯法的关系,指出它们具有共同的目标,这就是“促进创新和增进消费者福利”。

    第二部分规定了三个主要原则:(一)在确认是否触犯反托拉斯法时,反托拉斯部门将知识产权与其他任何有形和无形财产同样对待,尽管它们之间具有重要的不同特性。

    知识产权既不特别地免于反托拉斯法的审查,也不特别地受到怀疑。《指南》中的反托拉斯分析原则也同样适用于国内的和国际的许可证协议.(二)反托拉斯部门并不假定知识产权产生反托拉斯意义上的市场支配力,即知识产权独占权本身并不能必然得出权利人具有市场支配力的结论。即使知识产权的确使其权利主体拥有市场支配力,只要不具有维持或进行垄断的意图,则这种市场支配力存在本身亦不构成违法.同时,知识产权的确使其权利主体拥有市场支配力的这一事实本身,并不要求权利人承担必须许可他人使用其知识产权的义务俘反托拉斯部门承认知识产权许可有利于知识产权人将各种生产要素结合起来,以充分实现其知识产权的商业价值,许可合同中常见的某些限制性条款,可使许可人以更为有效的方式行使其知识产权,因而一般是有利于竞争的。

    第三部分 是关于对知识产权许可合同进行反托拉斯法分析、评估方法和原则。《指南》指出:虽然,知识产权许可一般可促进竞争、增进消费者福利,但如果一项许可合同有可能对现有的或者潜在的商品或者服务的价格、质量、数量、多样性产生不利影响,

    就存在是否触犯反托拉斯法的问题,会受到美国反托拉斯部门的关注。所关注的是许可协议的实际效果,而非形式条款。

    第四部分 是反托拉斯部门运用“合理原则”对知识产权许可合同进行分析、评估的一般原则。首先是对反竞争效果的分析:其次分析效率与正当理由:该部分在最后还划定了反托拉斯法的“安全区气

    第五部分 是上述原则的实际运用。该部分对许可合同中常见的7种限制性条款进行了具体分析与说明.[6]用很大篇幅进行分析并举数例详细加以说明。

    第六部分指出,无效知识产权的实施亦可能构成对反托拉斯法的违反。实施或企图实施以欺诈方法获得的知识产权,可能违反《谢尔曼法》第2条一一如能证明行为符合该条的所有其他要件,或可能违反《联邦贸易委员会法》第5条。在专利商标局面前的不公平行为不构成提起违反《谢尔曼法》第2条的诉讼的基础,除非该行为包含故意欺诈和该条规定的其他要素.在某些情况下,实际实施或企图实施以不公平行为(尚不构成欺诈行为)获得的专利权,亦可能违反《联邦贸易委员会法》第5条。提起客观上没有根据的、实施无效知识产权的诉讼行为也可能构成违反《谢尔曼法》的一个要素。[7]

    29这几部法律的中文译本可在该书中查阅:《各国反垄断法汇编》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1月第1版,第77-

    160页之美国部分。下文中有关国外和台湾的反垄断法,若无特别说明,亦可在本书查阅相关内容。

    [1]‘专利权谧用”系来自衡平法“不洁之手”(Unclean hand)理论,是阻止专利权人扩大排他性权利的武器之一美国最高法院认为‘专利权滥用,可作为侵犯专利权诉讼中的抗辩,且首次判定当原告之行为构成“专利权谧用”时,专利权人不得控告被告侵害其专利。在之后的传统上,法院便以此原则限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更多关于美国反托拉斯法对知识产权滥用的规制的相关文章>>
【上一文章  关于国际经济法与国际商法的学科设置的思考
【下一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