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论文频道文史论文文学论文→ 正文

从期待视野的角度浅析《长恨歌》成功之因

    从期待视野的角度浅析《长恨歌》成功之因

    内容提要:荣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长恨歌》赢得了海内外读者和文化界的广泛认可。《长恨歌》是大作家王安忆继承从《小城之恋》和《我爱比尔》中形成的一贯风格,将欲望化写作和小资情调推向极致的一部大作。本文欲从期待视野的角度来分析《长恨歌》获得如此高赞誉的原因。

    关键词:《长恨歌》 期待视野 公共期待视野 个人期待视野 

    文学作品的接受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消费 ,它的价值体现依靠接受主体的认同。而所谓“认同”是指“在文艺接受过程中接受主体倾向于选择和接受那些与自己的知识结构、经验系统、审美需求模式相一致或相类似的作品,表现出一种‘爱同憎异’的接受‘期待视界’”。小说《长恨歌》在人们美好的期待下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虽然对它的评价世人褒贬不一,但是它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人们的期待视野,得到了人们的认同。

    有人评价说,《长恨歌》“不仅仅只是一部小说,更是一部上海的历史,人的历史。”更有李欧梵等一大批海外学者,大捧王安忆的海派文化和殖民地文化,并称要推荐王安忆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在各种强劲的QQQ声中,我们感受到了《长恨歌》的巨大影响力和震撼力。

    可是,《长恨歌》到底是一部怎样的长篇小说?我们又该如何准确的定位呢?我想,如果我们站在期待视野的角度,就不难理解这部长篇小说何以有如此大的魅力而获得如此高的赞誉。

    德国接受美学的代表汉斯·罗伯特·姚斯认为,期待视野主要指读者在阅读理解之前对作品显现方式的定向性期待,这种期待有一种相对准确的界限,这种界限决定了理解之可能的限度。他还把期待视野分成个人期待视野和公共期待视野,并认为后者比前者重要。因为,公共期待视野是指在一定历史时期占统治地位的共同期待视野,它以隐蔽的方式影响着个人期待视野的构成并决定着文学接受在一定历史时期内的深度和广度。不管是从公共期待视野的角度,还是从个人期待视野角度,文学作品的内容只要与接受主体的审美经验和审美期待相类似或者想接近,就更容易为接受主体所认同。

    在文学阅读之前及阅读过程中,作为接受主体的读者基于个人和社会的复杂原因,心理上往往会有一个既成的结构图式,即期待视野。①在具体的文学阅读过程中,这种期待视野主要呈现为文体期待、形象期待和意蕴期待三个层次。②这三个层次与艺术作品的三个层次是相对应的。简单地说,就是接接受者以往鉴赏中获得并积累下来的对艺术作品、艺术特色和审美价值的认识理解。而且,这种文艺接受中所表现出来的心理特征是一种自然的、不自觉就流露出来的意识指向,是一种潜在的审美期待的心理趋向。受QQQ形式主义“陌生化”和文学演变论影响深重的姚斯也指出:“一部文学作品在其出现的历史时刻,对他的第一读者的期待视野是满足、超越、失望或反驳,这种方法明显的提供了一个决定其审美价值的尺度。期待视野与作品间的距离,熟识的先在审美经验与新作品接受所需求的‘视野的变化’之间的距离,决定着文学作品的艺术特性。”③的确,如果一部作品不以读者为对象,那它又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对于巨作《长恨歌》来说,这种“期待视野”的理论自然就体现在文本艺术的接受过程当中。从审美的个体看,读者需要依赖和借鉴先前看过的文本,以及读者的阅读经验和生活经验;从审美的群体来看,读者的审美趣味往往在社会中占据一定的主流地位,引导着时代的审美取向。如在社会上风靡一时的“池莉热”“韩寒热”等。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今审美大众的焦虑和困顿,寄托了重建精神家园,消解商业社会里人的“物化”感的渴望。一部伟大作品的诞生,都深受着审美群体和审美个体的影响。

    如此看来,作为王安忆骄傲的《长恨歌》,在某种程度上,是迎合了公共和个人的期待视野的。以下,笔者就作简要的分析:

    公共期待视野

    《长恨歌》的故事开始于19世纪40年代前后的上海,王安忆由一条弄堂写起,到流言、闺阁、鸽子,然后再到上海的女儿王琦瑶,字字华美,声声婉转,句句细腻。王琦瑶是中产阶级家庭的一位闺女,算不上是校园的才女,却有着家常养眼的好看。因为好友吴佩珍的关系,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上流社会。 “沪上淑媛”、“三小姐”,这些桂冠使她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在程先生、蒋丽莉和王琦瑶的三角恋中,王琦瑶无缘无故地侧身而退,委身于一个政治投机人物李主任,每天做着最孤独的等待。淮海战役后,李主任在一次飞机事故中不幸丧生,王琦瑶成了一名不是寡妇的寡妇。在邬桥镇流连时,邂逅了才华横溢的阿二;返回上海后,又同时纠缠于康明逊和萨沙两个男人之间。在她怀上康明逊的孩子嫁祸于萨沙的计划失败时,程先生又出现了。可在1960至1965年那段艰难的岁月,蒋丽莉病死了,程先生自杀身亡,只有王琦瑶和女儿薇薇苟活着,并和女儿一同享受,一同赶时髦,还争风吃醋。她游戏于长脚和青年克腊之间。可当她醒悟,拿出一个珍贵的雕花木盒祈求老克腊陪她度过最后的时光时,老克腊逃跑了。而长脚呢,为了谋取她的钱财将她送上了黄泉路。

    在王安忆琐细的叙述中,她展开了一幅旧上海殖民地文化和腐朽文化的画面,为所有人物的命运蒙上一层阴影,就像一间没有光亮的屋子,看不见人的面容,看不见人的心灵。从这一层面上可以说,《长恨歌》是符合了读者的审美需求中的宣泄性和创新性,而赢得了人们的认同。

    一、宣泄期待

    在《长恨歌》中,王安忆经常表现的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娱乐场所、物质消费场所,如咖啡厅、酒吧、夜总会等。在这样一种消费场所当中,小说展示出来的是一种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的生活。上海风情、女学生、咖啡、爵士乐……这些典型的小资情调,在王安忆的笔下,成为包装奢靡的一层优雅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更多关于从期待视野的角度浅析《长恨歌》成功之因的相关文章>>
【上一文章  (推荐)《简·爱》叙述的反叛与平衡
【下一文章  没有了】